中国美术家网旗下网站
| 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18611689969
    当前位置: 民间艺术网 >> 艺术新闻 >>
      分享到:

      关于美术校考的几个常见问题

        作者:王晶 2020-02-24 08:54:54 来源:美术报
        关于美术校考的几个常见问题

        罗阳竹(杭州第七中学教师) 致敬 素描

        Q1:今年的美术校考会不会改为线上考试?

        这个我认为基本上不会,原因有两个:

        一是当前的技术水平还不足以支撑起考生在家考试的愿景,TOEFL、IELTS、CET4/6机考都是在指定考点参加考试,同时辅以线下的监考工作,这个也属于人员聚集行为,在当前同样是不被允许的,所以这样的改革并没有实际意义。

        二是美术学科的特点不适合组织在线考试,最典型的就是色彩科目中颜色失真,这个问题连单反相机都解决不了,更何况一般的手机和摄像头了,所以校考改线上举办并不现实,顶多是在初试阶段起到一定的辅助筛选作用。

        大家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疑问,主要是由于北京市教委刘宇辉主任前些天提出了线上考试的概念,加之教育部鼓励大中小学通过在线授课的方式实现停课不停学的目标,大家就把注意力都集中到在线考试上面了。

        其实刘老师在面对媒体的采访时提供了两条建议:一条是将原本初试、复试等持续时间较长的模式替换成“不见面、不聚集”的考试,另一条则是可以将考试时间继续延迟,直到疫情好转为止。这几天在京高校普遍选择的也都是继续延迟的方案,因此并不存在美术校考将改为线上考试的说法。

        Q2:如果延迟太久,

        部分高校是否会取消校考?

        这个我认为基本上也不会,原因还是有两个:

        一是如果校考被取消,高校就只能承认联考成绩,这样的做法对于春节前已经参加过考试的同学是不公平的,对于在联考后留下来冲刺校考的考生也是不公平的。更何况各省统考并不是由艺术院校领衔,统考成绩与校考成绩之间亦不存在直接的对应关系,所以大学是不会轻易采取这种做法的。

        二是全国(除湖北省外)每日新增确诊病例已经呈现出连续下降的态势,而且疑似病例和密切接触者也普遍处于医学观察之下,所以这场抗“疫”战争胜利在望,在2月底各地有望相继解除一级响应状态。即便充分考虑可能潜在的风险,各校在4月初重新开始组织校考的问题应是不大的,这种情况下改认联考成绩也就没有实际意义了。

        前段时间陇东学院宣布取消了福建省音乐类和舞蹈类的校考,改为承认统考成绩;武汉设计工程学院也宣布取消在福建省举行的播音与主持艺术类专业考试。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了公众对于校考是否会取消的广泛讨论。

        实际上这2所学校取消福建考点的原因是本身该考点春节后校考的学校只有2所,所以不再安排了,这和所谓的大趋势一点关系也没有,事实上很多学校在各自版本的《致全国考生的一封信》中都明确表示:不会轻易取消校考,请大家安心学习,厚积而薄发。

        Q3:这次疫情对美术高考会有

        什么样的影响?

        此次疫情影响的并不单单只是某一个省,也不仅局限于2020届的学生。对2020届的学生来说,所有省份的美术联考在疫情爆发以前就都已经考完了,这个大家是没有差别的,顶多是各省联考的区分度不同,综合分计算公式不一样,导致不同类型的考生升学难度存在差异,但这些都是联考本来就存在的问题,与此次的疫情没有关系。

        真正的差别还是在校考,不同省份校考进程的差异会对录取产生一系列的影响。比如福建、江西等省份的考试时间比较早,很多学校都已经考完了,学生大多都已经回校学文化了,如果不是刻意追求“国央清”等名校,也就不需要再纠结校考会推迟的问题了;而湖南、山东等省份的考试时间比较晚,现在普遍是一所学校都还没考。

        另一方面,由于1月初要参加选考和外语考试的原因,今年浙江学生和其它省份的同学相比专业水准明显是偏弱的,所以今年的校考,对浙江学生和以浙江省生源为主的画室来说都是一个考验。校考推迟了,无形中又把大家都拉回到同一条起跑线了。接下去比拼的主要是学生的天赋和自我约束能力。

        那么对下一届的学生会有什么影响呢?我个人觉得美术生的人数可能还要再减少一些了。当前美术生群体主要以高二以后“临时抱佛脚”的成员居多,今年失去了至关重要的寒假转化期,同时在高三考试结束以前,画室也没有精力派遣大批骨干教师到地方边上课边进行转化,这样明年美术生人数减少就要成为大概率的事件了。

        说到底,所有的焦虑都是来自于对自身能力的不自信,而考前填鸭式的培训模式是很难真正培养出基本功扎实、并且富有创造力的学生的。想要改变一个行业的形态任重道远,但下面的两点建议也许可以在短期内收到一定的成效:

        一、是否可以在中小学招聘美术教师时放开对师范科班毕业的身份要求,或者在艺术院校中增设美术学(师范)专业?尽可能引导艺术院校造型类专业的毕业生更多参与到美术基础教育工作中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是在机构里面搞考前。这样一来涉嫌“大材小用”,二来也不利于这批同学继续保持创作和提升自我,属于典型的资源不合理配置。

        二、艺术院校是否可以在美术统考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艺术类入选世界一流学科和国家级一流本科的专业绝大多数集中在30+18独立艺术院校,说明这些学校的教学成果是得到了充分认可的。然而这些学校由于自身不使用联考成绩,对联考的命题和阅卷工作参与度都比较低,这也导致了联考和校考“风格”不同,老师在教学过程中也很纠结。如果这两者可以统一在一起,无疑将大幅降低考生的备考负担,这也符合教育部“让艺考回归本位”的指导思想。

        (作者长期致力于艺术报考服务一线)

        责任编辑:静愚
      新闻分类
        市场新闻 拍卖新闻
      教育出版 展览新闻
      收藏新闻 综合新闻
      更多...艺术图库
      延村
      唐模
      朗梓古寨
      呈坎镇
      万安古镇
      傣家竹楼
      云南丽江古城
      云南建水古城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业务部:北京市西城区(琉璃厂)大安澜营31号天平商务楼408室  邮编:100050 电话: 010-83165886  18611689969
      瑞宝斋画廊:北京市西城区琉璃厂南新华街临6—2号 邮编:100050 电话:15611672272   13261878869
      技术部: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 邮编:100052 电话: 010-51252748  18611597626
      热线:01083165886  18611689969  18611618805   电子邮箱:fuwu@meishujia.cn  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038(s)   7 queries
      update:
      memory 4.376(mb)